一个IP成功后,一批游戏靠抄袭维生?“游戏玩法不受保护”将成过去

每经记者:许恋恋 每经编辑:董兴生

在过去很多年,游戏版权纠纷都是困扰各大游戏厂商的难题,无论是腾讯、网易等大厂,还是其他游戏厂商,无一不为游戏版权纠纷头痛。

这种现状或将得到改变。在不久前举办的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首届游戏版权生态保护与发展分论坛举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是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十几年来首次设立以游戏版权为主题的分论坛,也将行业一直回避的问题摆上了台面。

一个IP成功后,一批游戏靠抄袭维生?“游戏玩法不受保护”将成过去插图

《2019年游戏行业诉讼大数据报告》显示,游戏行业诉讼类型有多样化趋势,2019年刑事案件占比34%,民事案件占比66%。民事案件中商标侵权案件、著作权侵权等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占据了39%,占比最大。

在论坛上,法律界人士、腾讯、网易、三七互娱等游戏厂商代表纷纷就版权纠纷提出自己的见解。在行业人士眼中,随着相关法律规定的修改,未来游戏版权保护有法可依。随着相关判赔案例数额增加,侵权成本也更高,未来游戏行业维权难的现象或将得到改善。

游戏侵权判决金额高达4000万,广东游戏案件最多

上述报告显示,2019年,北上广浙法院处理游戏案件的占比达到77%。其中广东法院处理的游戏行业案件最多,占比近28%。这和游戏公司布局有关,大部分游戏公司都聚集在北、上、广、浙,相应的纠纷也主要聚集在这些地区。从判决金额来看,知识产权类案件主要判决金额呈现两头重中间轻的趋势,10万以下判赔额和百万以上判赔额均占有一定比例,但10万至百万的中间段案件数量较少。

报告也显示,游戏案件判决金额不断提高。典型案例包括完美公司诉昆仑万维、昆仑乐享使用金庸小说元素案判赔1500万,网易诉华多梦幻西游直播案判赔2000万,腾讯诉英雄互娱等《全民枪战》案判赔4000万等。这说明,司法上对于游戏行业的认知也越来越清晰,对于复杂、重大案件的判赔额基本都能和游戏企业价值、产品价值相符合。

在游戏产业,一个模式出现后,会引发大量厂商模仿和学习,其中一些厂商会选择带有侵权嫌疑的山寨模式快速复制。此前由于游戏侵权成本低,很多厂商维权艰难。

一个IP成功后,一批游戏靠抄袭维生?“游戏玩法不受保护”将成过去插图1

一位游戏行业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以“传奇”品类游戏为例,虽然这几年讨论得没有以前热烈,但是吸金能力非常可观,市场份额达到300亿。与此同时,行业一直有大量侵权游戏,都是靠着模仿、抄袭这一IP维生。

以往对游戏产品相关侵权的界定并不明细。为了更科学地界定网络游戏作品的属性,2020年1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通过修改,将“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修改为“视听作品”,这将有利于游戏作为一个整体(包括游戏整体画面、文字、美术等)被纳入著作权保护范围,此次修订还将广播权的行使方式扩充为“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公开传播或者转播”,将互联网直播行为纳入了广播权的规制范畴,厘清了广播权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界限,为网络游戏的版权保护提供可依据的规则。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丛立先表示,网络游戏作品,不管是角色扮演类,还是对抗类,符合著作权法关于“类电影”作品的定义。在新《著作权法》实施后,可以纳入视听作品进行保护,可以更好地体现游戏作品的价值。

三七互娱副总裁兼法务负责人赖启祺表示,保护知识产权不仅是政府跟法院的事情,更多的应该是企业自己要做的事。“首先要做的就是确权,同时,企业也可以采用多种司法手段积极进行维权,构筑知识产权大保护体系。”

电竞赛事、直播、衍生品是游戏版权增长点

当网络游戏从游戏本身向衍生内容、泛娱乐内容生态等多种应用场景过渡,相应的版权问题也变得更加复杂。

中国音数协副秘书长、游戏工委唐贾军表示,目前由游戏衍生出来的角色形象、背景音乐、游戏直播、游戏衍生品都是游戏版权新的增长点。“特别是看到以游戏作品为中心,多种内容和服务形式融合并存的游戏产业生态,让我们游戏版权的生态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和难断。”

比如在游戏生态中,电竞赛事是不容忽视的分支,电竞赛事中涉及的版权问题也逐渐被行业重视。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田小军表示,著作权是游戏产业生态发展的核心之一。“以电竞为例,不论是电竞赛事本身的举办,还是衍生与配套的直播、短视频、电竞媒体,解说、主播体系搭建、周边销售等,都是以游戏作品为基础的生态。”

虎牙主播经纪事务负责人杨文君则认为,近年来电竞行业发展迅猛,为直播提供了充分的土壤,催生了电竞赛事直播。电竞赛事直播涉及多方参与主体,游戏生产方、赛事主办方、直播主播、直播平台等等,也涉及多重法律关系,既要符合通过合同约定的商业规范,同时也需要适用著作权法的相关规范。“随着平台和自制赛事的增多,对于维权也提出了新挑战。”

一个IP成功后,一批游戏靠抄袭维生?“游戏玩法不受保护”将成过去插图2

“随着法律法规的不断健全,惩罚性赔偿制度不断完善,一些不太规范的公司将淡出历史舞台,如何有效保护游戏公司的知识产权、建设游戏公司的风控体系,重视预防成本、降低事故成本成为现阶段游戏生态保护的重中之重。”广州市律师协会电子竞技与网络游戏业务专业委员会主任杨杰认为。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