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8日·内蒙古要闻

内蒙古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

2020年12月27日7时至12月28日7时,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均由首都机场国际航班分流至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无新增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截至2020年12月28日7时,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1例,均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所有密切接触者均在指定场所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全程实行闭环管理,严防疫情扩散蔓延。

男子沉迷网络赌博 一房多卖骗取定金74万余元全部输光

12月27日,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公安分局大南街派出所破获一起以一房多卖为手段的诈骗案件。嫌疑人白某通过在网上发布出售房屋信息,先后从10名受害者手中收取定金74万余元,并全部用于网上赌博。

12月25日晚,3名受害人同时向大南街派出所报警,称其遭遇一房多卖的骗局。原来,3名受害人看到白某在网上发布的出售位于玉泉区大南街某小区的住房信息后,均向白某交纳了购房定金,见白某迟迟不办理过户手续,12月25日晚,3名受害人不约而同的前往白某的住所询问何时办理过户,3人见面后互相询问,才发现了白某一房多卖的骗局,他们要求白某退还定金未果,遂报警求助。

警方当晚将白某带回派出所审问得知,白某1992年出生,因沉迷网络赌博,又缺乏赌资,于是,他便将自己和前妻共同拥有的一套房产挂到网上出售,在卖房过程中,他发现通过收取定金可以获得赌金,于是,从11月至今,白某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先后从10名受害者手中收取定金74万余元,而所得定金已全部在网络赌博中输掉。

目前,嫌疑人白某因涉嫌诈骗已被玉泉区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北方新报正北方网记者 刘 惠 实习生 杨梦琦)

老年公寓唱响经典老歌

“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12月25日上午,呼和浩特市回民区金海老年公寓传来阵阵歌声。

12月28日·内蒙古要闻插图

表演者们献上《东方红》《军港之夜》《赞歌》《我和我的祖国》等经典歌曲,不少老人一边拿手机录视频,一边跟着旋律合唱,仿佛回到了年轻时激情燃烧的岁月。

当日,内蒙古社会扶贫基金会和内蒙古万里行公益协会的爱心人士们走进呼和浩特市回民区金海老年公寓,开展了一场扶困助老暨“走进养老院关爱老人”的公益活动。这些爱心企业、单位向金海老年公属的老人们捐赠了价值3万多元的食品、内衣、调味品,还带来了义诊和心理辅导,用实际的行动服务老人、关爱老人。(北方新报正北方网记者 郝儒冰 实习生 王迎雪)

12月28日·内蒙古要闻插图1

呼伦贝尔市鄂伦春旗发生3.5级地震 部分地区震感强烈

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12月27日13时37分,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旗那吉坎防火外站附近(北纬49.13度,东经122.66度)发生3.5级地震,震源深度16公里。

记者当日从内蒙古自治区地震局了解到,地震发生后,内蒙古自治区地震局第一时间联系震区及周边“三网一员”和宏观观测点了解震情情况,经了解,震中区域属于徳布克河流域无人区,距诺敏镇70公里,诺敏镇有轻微震感,无人员伤亡及财产损失上报。此次地震波及到阿荣旗境内,查巴奇、阿力格亚林场震感强烈,床有晃动。亚东镇、得力其尔、三岔河有震感。(北方新报正北方网记者 张巧珍)

呼和浩特市玉泉区这两个村庄暗藏多个杀鸡黑窝点

12月下旬,记者在一名知情者的带领下,经过10多天的暗访调查,发现呼和浩特市玉泉区的两个村庄里暗藏着多个杀鸡黑窝点。

一个普通市民的执着调查

这几家杀鸡黑窝点之所以能够引起记者的注意,与一位执着的民间调查者有关。这位民间调查者是一名普通的呼和浩特市民,姓马。半个月前,老马给北方新报正北方网打来热线电话,声称他本人经过长时间的跟踪调查,发现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境内隐藏着多家非法杀鸡黑窝点,这些黑窝点里面的肮脏程度不堪入目。

12月28日·内蒙古要闻插图2

老马已年过50,衣食无忧。一见面,记者便问他为啥要调查举报这些杀鸡黑窝点,老马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一个窝点,里面的肮脏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看了之后就再也不想吃鸡了。所以,我下定决心,不管费多大劲儿,也要拔掉这些黑窝点,不能让它危害老百姓的身体健康。”

下定决心后,老马就开始了他一个人的暗访调查。很快,他就盯住了玉泉区章盖营村里的一个杀鸡黑窝点。这个窝点就隐藏在该村一处院落里,从外面看去和普通人家也没什么两样。可是,老马经过多日观察后发现,这处院落白天很少开门,若有陌生人走到大门口,立马就有凶猛的狗叫声传来。此外,大门口还安装了监控设备。

12月28日·内蒙古要闻插图3

老马说,住在这处院落里的是几名河南口音的男子。每天下午,他们开着小货车装着铁制的鸡笼子出去拉活鸡,偶尔也用一辆白色的大货车拉活鸡,一次能拉回数百只鸡。拉活鸡的车一开进院子后就迅速关上了门。次日凌晨4点左右,他们开始在院里杀鸡,鸡拼命嘶叫的声音此起披伏,一个半小时后,数百只活鸡就变成了白条鸡。5点30分左右,院门打开,他们用一辆比亚迪轿车或白色别克轿车往一些熏鸡店和菜市场送货。日复一日,天天如此。

杀鸡现场肮脏不堪

经过数日观察,掌握了确凿证据之后,老马决定开始向执法部门举报。他经过多方咨询后得知,此事归玉泉区农牧局下设的一个禽类屠宰监管机构管辖。12月9日,老马向该监管机构举报后,执法人员立即跟随老马前往位于章盖营村的黑窝点。执法人员刚进入院门,院内的几名男子便四散而逃。

当执法人员推开院内一间房屋的屋门后,映入眼帘的到处都是肮脏不堪的景象,屋里的气味更是熏得老马没差点当场吐出来。

老马提供给记者的几段视频显示:这处院子里鸡毛乱飞,血迹随处可见。屠宰车间内的四面墙壁因沾满厚厚的污垢,已经无法看到墙体原本的颜色。整个屋顶被烟熏得变成了炭黑色。地面上混杂着鸡血的泥水四处流淌,泥泞不堪。屋内一角还堆放着一大堆鸡毛,鸡毛与地面上的血水混杂在一起。十几个塑料筐杂乱地放在泥泞的地面上,筐内装满了杀好的白条鸡。最恶心的是两个用铁板制成的长方形洗鸡池,铁板上沾满了厚厚的污垢,水里还浸泡着整整一池刚刚杀完的鸡。

老马说,当时,执法人员给这个黑窝点的房门贴上封条之后,还没收了一台打毛机。

记者暗访多日又发现2个黑窝点

12月15日5时许,记者与老马趁着夜色来到章盖营村时,惊讶地发现,这家黑窝点被执法部门查封后,竟然又死灰复燃了。记者和老马在院外观察多时,听到院内又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杀鸡声。杀鸡结束后,院内开出一辆车开始往外运送白条鸡。暗访中,记者试图靠近这处院落看看院内的情况,但刚走近大门,便有凶猛的狗叫声响起,记者只好离开。

12月28日·内蒙古要闻插图4

暗访过程中,老马告知,他在玉泉区后八里庄村又发现了一个杀鸡黑窝点。12月16日,老马有事去了外地。当日5点左右,记者独自一人赶到后八里庄村,查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未能找到黑窝点。无奈之下,只好收工。

12月18日4时50分左右,记者跟随老马再次来到后八里庄村,老马在偌大个村庄里三绕两绕,就来到了隐藏在一条窄巷内的一户院门前。此时,村里的大多数村民尚在睡梦中,而这处院落里的一间屋内灯火通明,屋内还不断传来杀鸡声。也同样是在5点30分左右,杀鸡声停止,一辆车拉着白条鸡的车开出院门。记者和老马经过跟踪发现,这辆驶入了距离后八里庄村不远的开泰市场旁边的停车场。此外,他们还会开着小轿车把刚屠宰的白条鸡送往一些小型蔬菜店。

接下来的几天内,记者和老马早出晚归经过多方暗访调查后发现,后八里庄村至少隐藏着两家杀鸡黑窝点。多日来的暗访过程,记者都进行了录像。(北方新报正北方网首席记者 张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