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激活码_是创业者,恰巧也是投资人

创业绝非易事,这其中的伶仃、挣扎甚至进退存亡,每一位创业者都亲自经历过。一家新企业的建立,不仅伴随着缔造性想法、某些知识产权的降生以及创始人人力资源的消耗,通常还伴随着有限的商业履历、相对欠缺的资源以及残酷的市场竞争。也正因为如此,选择与谁偕行,往往比要去的远方更主要。

在张磊看来,与发现伟大的商业模式相比,与拥有伟大款式观的创业者、企业家坦怀相待、甘苦偕行更令人激动和期待。

我们是创业者,恰巧是投资人

高瓴从开办至今始终保持着一种年轻的创业心态。我在和许多新来的同事交流时,就告诉人人“我们是创业者,恰巧是投资人”,希望每一位同事都能把自己看作一名创业者,投入研究、投资等事情中。

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投资方式和理念决议了他若何看待市场,而初心和使命决议了他若何看待自己。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坚持“我们是创业者,恰巧是投资人”这份初心呢?

第一,价值投资和许多其余生意本质上并无差别,只是我们选择用投资来表达创业的历程。在创业历程中,我们一点一滴地打造一家纯粹的投资机构,试探投资的好方式,思索公司需要哪些资源,需要怎样的人才,并逐步搭建顺畅的内部事情流程,维护公司的文化。

创业的每一个节点,都是高瓴进化史的一部分,历程中屡有挫折和挑战,时有沮丧和不甘,但我们始终坚持价值投资,不停突破自己的能力界限,希望能够一直走下去。

第二,我们以“创业者、企业家的头脑”来做投资,把价值投资者看作历久的创业者。价值投资是做时间的同伙,许多效果从历久来看才有意义。

于我而言,最主要的事情(也是最大的兴趣)就是让高瓴保持创业的状态,不停进化,始终坚持追求更好;对当前有利可图但历久会危险自身的行为加以提防,把眼光放久远;在这个基础上,从更高的款式去思索问题,去做超前的事情,做组织的迭代、营业的拓展、能力的升级,站在一个创业者、企业家的角度,身体力行地投入创新创业中。我信托投资人一旦忘我地投入,就能获得逾越预期的回报。

第三,价值投资者正好可以介入许多创业的历程,与许多创业者配合面临创业的风险和收获。创业是勇敢者的游戏,从某种角度来说,投资人天天跟种种企业打交道,正好能看到差别的创业者若何思索、决议和实践,并发现其中许多共性的问题。有的时刻,并不是投资人的头脑比创业者更开放,只是我们能够在差别的创业者身上学到许多器械,继而通过与创业者的配合谋划和判断,辅助企业解决详细的问题,介入缔造价值的历程。

“我们是创业者”,是一种状态,也是一种同理心。我自己创业的历程,帮我更好地明白创业。一旦投资人做出了决议,就把主要的资源、资源交付给值得信托的创业者,让创业者成为资源、资源的使用者、驾驭者,全力支持他,这也是为什么说“恰巧是投资人”。这种身份上的复合性,使我学会了许多,了解了许多文化、理念,也包罗种种瞬时的判断、人生的取舍,使我既能够换位思索若何打造自己的投资机构,又能够对照深层次地介入产业深耕,以偕行者的身份辅助创业者。

做创业者、企业家的超历久互助伙伴

若是说创业者、企业家是建构者、成就者,那么投资人则更像探索者、守护者。许多人在探讨投资人与创业者、企业家应该保持怎样的关系,对此,我以为最好的关系就是超历久互助伙伴关系,让创业者、企业家坐在主驾驶位上,与其保持异常天真的互助,投资人可以最大限度地向创业者、企业家学习,又可以超脱于公司的运营细节,不必介入太深,还可以通过深入研究提供战略建议。焦点是摆正投资人的心态,与创业者、企业家配合缔造价值。

首先,协助时别添乱,在协助之前要明确别帮倒忙。这里面有一个容易突入的误区,就是投资人希望简朴机械地通过压缩成本或者替换治理层来改变一家公司,或者对创业者输出未经考证的建议。实在,更好的做法应该是信托原有治理层的潜能,以增价量的方式力所能及地辅助这家公司打造新的能力,进一步强化基本、拓展外延。这也需要投资人和创业者价值观契合、利益一致,不要分外发生风险点。

其次,让创业者和企业家做企业的控制人,做关于控制权的设计,坐在企业的主驾驶位上。这既是对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的尊重,也是对企业经营和产业生长规律的尊重。投资人无法取代创业者、企业家去做判断,应当激励他们心无旁骛地冒险,通过不停试错,把最真实的想法和追求表达出来。用最快的时间、最低的价值把该犯的错都犯了,反过来就实现了“打怪升级长履历”的历程。

创业流动自己最大的风险实在就是保持稳定、不敢去冒险,若是创业者不去冒险的话,投资人就在冒最大的风险。

再次,投资人不应该只提供资源,还要能够介入企业创新研究、快速生长的整个历程,提供针对不确定性的预判和行动方案,凭据外部环境生态的转变,与企业一同发展。

投资人不仅仅要用实际行动支持创业者,还要善于问问题,辅助创业者把许多零星的思索串起来,把许多零星的行动点串起来,形成头脑和行动相互验证的闭环。在与创业者的深度交流中,可以探讨相互的问题。

最后,做事情、看项目、与人打交道的起点应该是相互尊重和认可。我经常说“不要和妖怪做买卖”(Don’t make deal with the evil),另有一句是“不要轻易地出卖自己”(Don’t sell yourself cheap),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要先做好人预设,即信托对方是个好人,在此基础上与之开展普遍而亲切的互助;一旦发现对方在道德上存在问题,就武断拒绝与之互助,永远不要和坏人做生意。

同时,自己必须是个好人,要始终对自己保持极高的道德要求。在做个好人的条件之下,要信托自己,高看自己,对自己有信心。只要秉持准确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就能够赢得历久而要害的信托。这里“要害”的寄义,就是指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刻,别人不会放弃你反而会加倍明白和支持你;当遇到机遇的时刻,别人会首先想到与你分享。做到了这些,你就会格外受到尊重。

我们投资了许多创业者、企业家,他们还反过来做我们的出资人(LP),把自己的财富交由我们治理和投资,这是异常难过的信托。

我们希望能够和拥有伟大款式观的企业家一起,成为有情怀、有“调性”、有梦想的人,不仅是“确认过眼神”,还要在对天下的热爱、明白和拥抱中,配合缔造更多价值和意义。因此,我经常与差别的创业者、企业家交流,一起滑雪,挑战种种极限运动,在交流或者玩耍的同时,分享相互对创业、投资以及人生中许多重大问题的思索,这种偕行的感受,许多时刻逾越投资或者互助,成为很难忘的人生影象。

在对未来的设想中,价值投资已然不是一种单纯的投资计谋,而是一种价值观。在创业、创新、投资事业中,价值投资成为创业者、企业家和投资人之间相互信托和尊重的纽带,正是这条纽带,让创业者实验伟大创想,将眼光聚焦在未来10 年、20年,以超历久的视角审阅未来生产、生涯的转变。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为卓越创业者分管创新风险,构成了价值投资者超额收益的本质泉源。

在科技创新和新商业革命的浪潮中,人的因素不应被遗忘,企业家精神不应被忽视。在与伟大款式观者的偕行中,价值投资者可以把自己的履历、感受和优异的创业者们分享、相同,获得相互对生意、企业和价值的讨论和共识,而伟大款式观者,能够用努力创新的态度启发和鼓舞他人,在开放创新的高阶头脑和互利共赢的基础看法中,促成价值在未来的流转与实现。

【本文作者张磊,由投资界互助伙伴高瓴创投授权公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态度。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