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网络公司_“倚美制华”正令澳大利亚失约、失友、失利

  中新社北京4月30日电 题:“倚美制华”正令澳大利亚失约、失友、失利

  作者 肖欣 蒋文茜

  澳大利亚政府近期对华动作一再。据多家澳媒报道,突然宣布撕毁维多利亚州政府同中方签署的“一带一起”互助协议后,澳外长佩恩还思量终止澳方与中方签署的达尔文港租约。

  澳防长达顿在接受澳媒采访时也提及,若中方租用达尔文港“不相符(澳)国家利益”,澳方应“接纳行动”。不仅云云,达顿还果真声称,“台海冲突”不应该被低估,澳大利亚将与该区域“友邦”一起“起劲维持和平”。

  澳政府果真违反“左券精神”令舆论哗然,不惜以失去国家信用、沦为“弃约精神”国际笑柄为价值,撕毁涉华互助协议,真的相符其国家利益吗?

  先来看“一带一起”互助,为更好助力本州就业和经济生长,澳维州政府先后于2018年、2019年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起”互助文件。根据框架协议,澳“北部大开发”可以和“一带一起”倡议相对接,维州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将在中国企业的介入下启动 ,维州企业也能介入在天下各地的“一带一起”项目。

  再来看达尔文港,该港所在的达尔文市是澳北领地的首府,也是澳距离亚洲大陆最近的地方。多年来,北领地政府一直想开蓬勃尔文港,借力亚洲快速生长实现当地经济生长,但由于投入不足,基础设施微弱。直至2015年底,中国企业与北领地政府签署为期99年的租赁协议,投资大大改善了该区域的状态。

  值得注重的是,澳大利亚作为联邦制国家,各州和领地政府主责本州经济生长,联邦政府认真外交与防务。无论是“一带一起”照样达尔文港的对华互助,都如维州州长安德鲁斯所说,“为当地人带来实着实在的利益”。而这两个项目从洽谈之初,就遭到澳联邦政府和国家平安机构的非议。

  但同时,2018年签约时,澳总理莫里森曾公然亮相称,“澳大利亚迎接‘一带一起’倡议为知足当地基础设施需求作出孝顺,我们热衷于增强与中国的商业互动和基础设施生长互助。”澳时任国防部长也曾就中国企业租借达尔文港亮相称,澳方在达尔文港问题上没有任何国防或平安上的担忧。

  由此可见,现在澳政客口中所谓“国家利益”不只与民众利益相悖,而且其说辞前后纷歧,更像是针对中国的“万金油”式捏词。

  剖析人士普遍认同,澳政府以“国家利益”为捏词一再脱手“制华”,现实上是在美国不停强化对华战略竞争的靠山下,为美加速重塑南太区域战略结构充当“急先锋”和“马前卒”。

  中国研究机构新近宣布的《大洋洲蓝皮书:大洋洲生长讲述(2019-2020)》指出,大洋洲各国对外关系深受国际政治大局转变尤其是大国博弈牵动,澳大利亚在防务及国际政治中保持向美国周全靠拢的姿态:莫里森政府2019年胜选连任后不久,即加入美国针对伊朗提议的波斯湾“护航同盟”,随后访美高调庆祝澳美两百年“友谊”,美驻澳大使接见达尔文港军事基地时公然宣布,将扩大驻澳美国水师陆战队规模,“以制衡中国在南太区域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澳大利亚不仅亦步亦趋“倚美制华”,还充当“说客”。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央主任陈弘指出,澳外长佩恩择机接见新西兰时代作出撕毁“一带一起”协议的“反华宣示”,更深层目的是对新西兰做出胁迫性的“敲打”,妄想使新西兰回到“五眼同盟”的反华阵营中。

  效果是澳既“失约”又“失友”。新西兰外长马胡塔不仅在澳撕毁“一带一起”协议后揭晓对华政策演讲,强调必须以尊重的态度处置和中国的关系,更在与佩恩的谈判中重申坚持自力自主的对华政策。新西兰的外交政策服务于本国利益和人民福祉,拒绝盲从,既给澳大利亚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课”,又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尊重。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和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郭春梅也指出,澳大利亚与中国并无直接利益冲突,却盲目以维护他国霸权为己任,将“施展缔造性的中等强国影响力”视作外交座右铭,却忽略了一外洋交的“缔造性影响力”在于其自力性、建设性、开放性,而非依从性、损坏性、排他性。

  事实上,“倚美制华”不仅正令澳大利亚“失约”“失友”,也正损害其真正的国家利益,并由澳民众为之“买单”。受经济增进乏力和新冠疫情影响,澳经济生长低迷,对外投资和吸引外资均出现萎缩趋势,经济负增进水平高于蓬勃经济体平均水平。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商业同伴,澳连串“制华”行为重创两国关系。有澳经贸界人士估算,澳中关系恶化所致“灾难性经济损失”甚至将高达澳GDP的6%;澳前总理陆克文就达尔文港一事展望,“若追求损坏租约,(澳)纳税人将肩负伟大的财政责任”……而澳大利亚从美国那里获得的,只是对其反华行动的几句嘉许,口惠而实不至。

  “很难明白(澳)政府是在为澳大利亚的利益而行动”,正如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谈论文章疾呼的,“以为澳大利亚能够胁迫北京,终将被证实是徒劳无益的行为。现在堪培拉需要的,是找到能够重修(澳中)关系的设施”。(完)

【编辑:孟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