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学习网_那517名红军西路军义士遗骸,背后有着怎样的悲壮

  新华全媒+| 那517名红军西路军义士遗骸,背后有着怎样的悲壮

  凤凰山下,南川河畔,一处圆拱形的花岗岩大墓静穆屹立。墓旁摆满鲜花,寄托着青海各地干部群众的悼念、追思。

  80多年前,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两万余名指战员,在极端难题的条件下,肩负使命、渡过黄河、披坚执锐、浴血奋战。英勇牺牲的数千名西路军将士中,517名英烈就埋葬在西宁红军墓。

  新中国确立后集中埋葬于此

  进入义士陵园,拾级而上走向红军墓,最先见到一座高10.1米的革命义士纪念碑,镌刻着“革命义士永垂不朽”8个大字。这是朱德同志1958年在青海视察时,特意为西宁市义士陵园题写的,饱含着这位红军总司令对西路军将士以及英勇牺牲义士的浓浓深情。

  “红军墓中的517位义士,都是在西宁各地罹难的西路军将士。他们在新中国确立后才集中埋葬于此。”西宁市义士陵园主任刘艳宏说,1955年,西宁市各族群众从杨家台、苦水沟等地,从反动军阀蹂躏糟踏红军将士的“万人坑”中,挖出了一具具骸骨,集中埋葬和修建红军墓,让英雄安息、让后人铭刻。

  1936年10月,刚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的红四方面军总部及所属第三十军、九军、五军、骑兵师、教训团等两万余名将士,受命在甘肃靖远区域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争设计。

  此时,中国共产党正在为确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党对驻扎在西北区域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军和以杨虎城为首的第十七路军,统一战线事情取得突破性希望。但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目的没有基本改变,继续强制军队“剿共”。

  由于战略事态转变,宁夏战争设计中止,河西军队组成西路军,向河西走廊进军。“炮火连天响大地,我们红色的战士,英勇的武装,上前线,决战在现在!”在空旷的西北原野上,寒风呼号、飞沙扑面、呵气成冰,西路军将士们开启艰辛卓绝、血火交织的漫漫西征。

  巍巍峨峨祁连山,风刀血剑裂骨寒。由于敌众我寡,弹尽粮绝,西征不幸失利。从1936年10月下旬至1937年4月间,在历经70余次巨细战斗、歼敌2.5万余人的情形下,西路军阵亡7000多人、被俘9000多人。其中部门被俘战士经由祁连山脉,被转押至西宁、循化等地。

  据有关部门查证,西路军被俘将士共有3000多人囚禁在青海各厂矿、煤窑、医院、剧团等处服苦役。其中“新二军弥补团”是规模最大的集中营。反动军阀马家军迫令他们在西宁修桥、盖房。在敌人的严密监视下,被俘西路军战士天天要干10多个小时繁重的体力活,终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修桥的西路军战士被强迫到砭骨的河水中打桥基、搬石头,全身冻得发紫;盖房的西路军战士要到十几里外的地方搬运木料、石头、砖瓦,全凭肩扛人抬,累得筋疲力尽,没有喘息之机,纵然大雨滂沱,身患疾病,也不允许休息。

  忠骨英魂,万古千秋。大量西路军战士遭到马家军惨无人性的迫害。据统计,1600多名西路军战士在西宁惨遭杀戮。

  “西征虽然失败,但西路军却在宽大西北区域播下革命的种子,在各族人民心中留下了深远的影响。”西路军纪念馆馆长孙孟桥说,西路军将士在河西浴血战斗,充实显示了中国共产党向导的人民军队“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大无畏英雄气概,他们高尚的革命理想和舍生忘死的英雄精神,永远铭刻在中国革命史上。

  “留胡节不辱”

  他们浴血奋战,再接再厉。

  1937年3月,履历河西走廊失利后,身受重伤的红三十军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率领近百位西路军战士走进了风雪茫茫的祁连山。

  祁连山峦积雪未消,裸露的岩石阴森可怖,空气凛冽而干燥。在祁连山草岭大坂的大山根石崖边,熊厚发率领的军队同马家军的搜山军队不幸遭遇。面临敌人的围追切断,熊厚发没有屈服,坚决战斗。

  经由浴血奋战,西路军将士大部门壮烈牺牲,熊厚发腿部负重伤,被敌人笼罩。敌人迫令熊厚发投降,立即遭到他的怒斥痛骂。

  残暴凶狠的敌人恼羞成怒,将年仅23岁的熊厚发杀戮于青海祁连县黄藏寺周围。壮烈牺牲时,这位年轻优异的师长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工农红军万岁!”

  他们相互激励,坚定信心。

  西路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刘瑞龙等八位西路军指战员不幸被俘,被关押在牢狱中。为了狱中坚持同敌人斗争,他们确立了隐秘党支部。当他们被押解到西宁后,党支部商议决议以“坚定头脑、稳固内部”为义务,相约决不露出自己原来的姓名和身份。

  在天天放风时间,党支部的成员便聚在一起,用手指、树枝在地上划下“坚定”二字互勉;还经常一同吟唱《苏武牧羊歌》,以“留胡节不辱”“大节不稍亏”“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等歌词相互激励。直至被解救出狱,党支部成员没有一小我私人露身世份。

  他们巧妙施计,辅助战友。

  西路军失利后,曾庆良、黄良诚、刘玉庭等6位熟悉电报事情的西路军战士被俘。因马家军缺少报务职员,他们被派往马家军电讯台事情。

  1937年4月间,马家军得知西路军一支军队正在向祁连山突进的新闻,便电令在甘肃梨园口驻扎的军队星夜追击,妄想笼罩歼击。当天,恰好是曾庆良替马家军报务员值班。得知电报内容后,他与黄良诚商议,武断决议冒着生命危险扣发此封电报。“就是赌上性命,也绝不能让电报发出去。”

  尔后马家军追问起前方新闻,却发现这封要害的电报并未发出。敌人觉察纰谬,便恶狠狠地诘责他们,曾庆良镇静地回覆:“天气欠好,滋扰太大,声音嘈杂,发不出去。”

  正是这封“十万急切”电报的扣发,不仅延缓了马家军对西路军突击军队的围剿追击,也为这支最终抵达新疆的西路军左支队的顺遂转移争取了名贵时间,为革命保留了珍贵火种。

  孙孟桥先容,西路军将士们在极其艰难的条件和环境下,显示出的视死如归、忠贞不屈的革命精神和自我牺牲的尊贵品质,永为后人纪念。

  各族群众助力脱险

  在西路军纪念馆内,一幅幅版画、一座座雕塑,讲述着青海各族群众冒险营救、掩护、辅助西路军将士的履历。

  红五军骑兵团团长吕仁礼在高台战争中被敌人连砍数刀,头部重伤昏厥后被俘。在押解前往西宁的途中宿营时,吕仁礼寻机逃离虎口。在深山野谷中走了两天后,啼饥号寒,伤口剧痛的他,昏迷在地。

  此时,凶险的马家军在甘肃、青海等地疯狂搜捕、屠杀西路军被俘和失散职员,使整个河东、河西区域都笼罩在恐怖之中。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50多岁老汉家中。原来老人家在野外遇到了昏厥的吕仁礼,将他背回家中。见到吕仁礼苏醒,老人家从炕洞里掏出几个热土豆给他果腹,又换下他身上的血衣。离别时,老人家再三嘱咐:“你往山上走,别往川里走,碰上马家兵就没命了。”

  沿着山路,吕仁礼翻山越岭,体力不支时遇到一位60多岁的藏族僧人。这位僧人不仅给他送饭,还照料他治病。休养了一个多月,归队心切的吕仁礼告辞老人,再次踏上寻找军队的路途。当他来到甘青接壤的大通河畔时,发现驻守的马家军正在对渡口过往人群举行严密盘问。

  正当吕仁礼一筹莫展、焦虑万分之时,他找到一位40多岁土族老乡先容了自己的履历。这位土族老乡说:“没关系,你当我的儿子,装哑巴别启齿,他们问话由我出头。”云云辅助吕仁礼平安渡河。吕仁礼厥后回忆说,正是汉族、藏族、土族群众的冒险辅助,才让他实现顺遂归队的愿望。

  此时,党中央也在相同各方渠道,全力以赴营救西路军将士。西路军纪念馆副馆长陈革先容,据统计,从1937年5月至1938年8月时代,经由多方营救和不懈起劲,共有4000多名西路军指战员,战胜重重难题,脱离险境,回到革命队伍和党的怀抱。

  逝者悲壮,生者顽强。青海高原地广人稀,部门西路军战士走散后,一直无法与军队取得联系,却始终坚守信心,守候归队。

  红三十军副营长廖永和战斗中右腿负伤后,在一次急行军中落伍。往后,他最先了在柴达木盆地12年漂流的艰辛岁月。

  在艰难向西追赶军队的历程中,他和其他落伍西路军战士组成新的战斗整体,相互搀扶。途中遭到土匪,廖永和在战斗中再次负伤。为不拖累战友,他和另一名小红军留下来,躲在岩穴中。往后,他俩漂泊至当地部落,介入放牧。

  1949年9月5日,西宁解放。廖永和在距离西宁400多公里的德令哈得知新闻后,找到帮人赶骆驼的时机,走了18天终于在西宁湟中找到党组织。几经核真相形,加上廖永和显示起劲、态度坚定,第二年组织吸收他重新入党。

  往后,廖永和先后担任青海都兰县县长、县委书记等职务,在昔日贫穷落伍的草原,率领群众建设出社会主义新牧区。 (记者李宁、张子琪、李劲峰)

【编辑:姜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