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网页制作_瞭望丨北京打工人

  新华全媒+丨瞭望丨北京打工人

  文 |《瞭望》新闻周刊社记者 丁静毛伟 杨淑君 任超

  ◇都会里的荣华、拥堵和霓虹灯,与皮村幽暗的灯光、夜幕下的幽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可是我深深地知道若是没有皮村,没有几亿新工人,像北京这种超级多数市是不能能泛起的  ◇这群年轻人活出了价值、尊严、自信,让人感应一种既有疼痛也有坚韧,蕴含着未来和希望的感动

  距离天安门约莫33公里的北京市向阳区金盏乡皮村,群集着许多打工人。

  这些从事保姆、保洁、保安、木匠、电工、瓦匠等通俗职业的劳动者,在将青春和热血献给北京的同时,也起劲让自己活得自尊、自信、有价值。

  “我不以为保姆阿姨是低贱的。季羡林说过,深到骨子里的尊贵,是没有身份感。”北京育儿嫂、网红作家范雨素说。

  “高楼大厦是我建,灼烁大道是我建;我们是新时代的劳动者,我们是新天地的开拓者;手挽起手来肩并着肩,顶天立地做人。”音乐人、皮村“工友之家”首创人之一孙恒在《打工、打工、最名誉!》的歌词中写道。

  “诗歌商铺”里的小海

  衣服10元,剃头8元,盒饭6元……在重载长车扬起的灰尘里,《伤心太平洋》的歌声、小贩叫卖声、狗吠声,陪衬着浓浓的人世烟火气。

  初来皮村的人,若是不是每两三分钟就能看到一架大型客机重新顶掠过,甚至可能会遗忘,这里也是北京。

  34岁的小海是北京同心互惠商铺伙计。商铺从北京各个小区把城里人不要的衣物收来,再以十块八块的价钱卖出去,维持运转,也支持公益事业。

  小海在店门口贴上“诗歌商铺”的纸条,伶仃的时刻,他抄起吉他边弹边吟,也将温暖的诗句抄成卡片送给客人。

  小海的名字取自诗人海子。他喜欢写诗,最知足的作品是《中国工人》:我是一名中国工人/在钢筋水泥的欲望大楼里圈养着我们的廉价青春/春夏秋冬的变迁不属于我们/粮食和蔬菜也不再需要我们体贴/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将Made in China的神秘字符疯狂流淌到四大洋和七大洲的每条河流与街道的中央/再用那一张张单薄苍白的人为单/来换取一张张年关快要时想要归家的票根……

北京网页制作_瞭望丨北京打工人插图

小海在诗歌商铺前。新华社记者任超摄

  由于家境清贫,15岁半的小海初中没结业就去了深圳打工。从深圳到东莞、从宁波到郑州、从嘉兴到北京,他说自己的名字是“7639115156100350”——这串“密码”是他在深圳一家电子厂、东莞一家运动服装厂、郑州富士康的工号。

  小海喜欢看书,但小时刻没书可看——学校有图书室,不外很少开放,没关系的人看不到。

  2008年春天,小海在宁波一座小岛的服装厂上班,坐在车间能看到升沉的海面。一个月一次的休息日,小海有次去了趟镇里的大超市,他没买吃的穿的,却淘到两本很厚的书——《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四书五经》。

  两本书39.8元,为小海打开了车间外的另一个天下。阅读昔人的智慧和情怀,让小海感受到精神的富足。“上班的时刻做衣服,踩着缝纫机也在那里读‘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小海没存到钱、没买下房、没考上驾照,最让他忧伤的,是没有女同伙。

  他在《礼物》中写道:我想爱你/可没什么能够给你/我不能给你打工十几年的车间疲劳/不能给你都会十月散落着的片片荒芜/不能给你干枯的河流或伶仃的星空/可是我想爱你/我该给你些什么/该用什么感动你/我只能给你一个孩子的贞洁和无邪/给你一个男子面临斜阳的哆嗦与赤诚/给你一个工人面临天下的醒悟及呐喊/给你一个用劳作的双手在土地上丰收的新希望……

  小海的诗“火”了,但他说,写作的时刻面临自己,从未想过哪首诗会和生疏人发生共识。不外只要人的头脑是纯粹的,是闪灼着光泽的,就没人能够阻挡它流传开来。

  “北京是我最想留下来的地方,从来没想过要脱离。脱离后,我怕之前那种流离失所的渺茫感会再次袭来。这种感受再次袭来,当我不再年轻的时刻,不知道该怎么抵制。”小海说。

   “让人人心里丰盛一点”的工友之家

  小海有一群同伙——皮村新工人文学小组(俗称皮村文学小组)的工友们。

  周六或者周日晚上七点左右,皮村喧闹的街道逐渐平静下来,但“工友之家”的院子里,热闹才刚最先。

北京网页制作_瞭望丨北京打工人插图1

皮村文学小组开课了 新华社记者丁静摄

  打工人从北京四周八方群集到这里,听来自北京高校、科研机构的先生、作家或艺术家,分享五花八门的学问。有时刻是古典小说,有时刻是现代诗歌,有时刻是党史时势。

  工友们有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往返车程要四个多小时;有人下工晚,迟到,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进集会室,蹑手蹑脚搬了板凳坐在后排;有人由于劳累困得不行,一边听一边瞌睡。小海会一笔一画记条记,认真得像个小学生。

  北京大学的张慧瑜先生是皮村文学小组提议人之一。在他的坚持下,这个小组已经开办了七年。他说,上课的主要内容是文学经典鉴赏和讨论,然后就是激励人人多写作。“并没有讲太多文学写作技巧,由于总以为文学不是教会的。”

  逐步地,文字从这些打工人的心里流淌出来:

  孩子,分别我太近/咱们都像一棵棵/伶仃的树/生涯在别人的森林/我的枝叶会阻挡/你吸收阳光、甘霖——郭福来

  当最辛勤的人选择启齿语言,连脚下炽热的土地都将会感应喑哑。——小海

  2017年4月,《我是范雨素》一夜走红,更让皮村文学小组曝光在聚光灯下。

北京网页制作_瞭望丨北京打工人插图2

  “范雨素不光皮村有,实在哪个城中村都可以有,只是打工人缺乏好的受教育时机。‘工友之家’举行种种小组,就是想让人人心里丰盛一点,面临魔难有个地方逃走。”皮村“工友之家”认真人王德志说。

  2002年,原本想做相声演员的王德志与孙恒、许多开办“打工青年文艺演出队”。随后确立皮村“工友之家”,想辅助打工人更好融入都会、更好生长自己。

  他们来到皮村也是机缘巧合。初来北京时,孙恒、许多、姜国良看到修建工地的工人下了班要么坐在马路边无所事事,要么就是喝酒,就想为工人唱歌。工友们下了班,端着饭缸子边用饭边谈天,孙恒他们就找一块旷地当舞台,没有麦克风架子,工友就把钢筋棍拔下来插在地上,没有灯光,就把探照灯打开。

北京网页制作_瞭望丨北京打工人插图3

工地上的演出 孙恒提供

  “开心的时刻工友拼命给你拍手,想家的时刻人人一起哭一起流泪,每一场演出都给我们伟大的心灵震撼。”孙恒说。

  厥后他们确立“新工人乐团”,专为打工人写歌、唱歌。他们写了《团结一心讨人为》《天下打工是一家》《我的名字叫金凤》《我们理想终将实现》等几十首歌曲。

  孙恒一边弹吉他一边吹口琴,好听的歌从台上飘到台下,成为许多工人的精神食粮。一位叫许钟民的唱片公司老板被他们感动,为他们出书了第一张专辑《天下打工是一家》,孙恒他们拿到了第一笔版税7.5万元。

  “我们开了一个星期会讨论怎么花这笔钱。”孙恒说,那时人人都稀奇穷,他在一个打工学校做自愿者,一个月只有400块钱津贴。

  但他们最后决议不分钱,用这笔钱为上不了学的儿童办一所学校。正好皮村一所学校招租,人人就用版税作启动资金,把学校租了20年。

  往后,皮村“工友之家”逐步生长起来。孙恒、许多、王德志又开办同心实验学校、打工博物馆、同心互惠商铺,在皮村一扎就是19年。

  他们开办打工文化艺术节,请来崔永元主持“打工春晚”。2005年,打工青年艺术团荣获由中宣部等授予的“天下服务农民服务下层文化事情先进民间文艺整体”称谓。孙恒自己获得了“2004年创业青年首都孝顺奖”,还受到多位党和国家向导人的接见。

  耐久坚持为皮村文学小组授课的中央党校教授刘忱这样形貌自己的心路历程:“讲完课再坐地铁辗转回家,经常已经快深夜12点。我在微信群里告诉人人:‘我已经回家了,放心吧。’群里好几位工友都回复说:‘好的,我们放心了。’我这才明了,原来人人不愿睡觉,就为了听我报一句平安呐。在难题和阻碍眼前,我也曾想过放弃,这样的激励让我坚持到现在。”

  “有一回讲完课天太晚了,我没有来得及回家,就住在工友宿舍的大杂院里。工友们摆上油炸花生米、拍黄瓜和几个简朴的菜小酌两杯。正言笑时,有一位工友突然对我说:‘刘先生,我敬你一杯,你是真共产党员!’这话让我愣住了,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实在是一名各方面都显示平平的党校先生,然则在工友的评价眼前,我知道了自己的分量,也知道应该怎样肩负这份责任。”刘忱写道。

  “都会里的荣华、拥堵和霓虹灯,与皮村幽暗的灯光、夜幕下的幽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可是我深深地知道若是没有皮村,没有几亿新工人,像北京这种超级多数市是不能能泛起的。”张慧瑜在《皮村的日子》里写道。

  打工人盼望被都会接纳。2018年,国家博物馆举行“伟大的变化——庆祝改造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收有一张“打工春晚”的照片。许多皮村工友听说,自觉请假、拖家带口去看,以为很自豪。

  “从第一代进城务工职员到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工人的权力意识在醒悟。”王德志以为,随着工业化、现代化的进一步生长,工人的头脑也会逐渐成熟。反之,没有进一步成熟的工人,很难泛起进一步成熟的工业化和现代化。

  桃花源,新希望

  2015年前后,为了能够培训、服务更多工友,孙恒等人在北京市平谷区张辛庄大街,租下另一个小学校舍。在这里,他们开创了“同心公社”。

  4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平谷数十万亩桃园吸引着城里人踏青、赏花。

  平谷区金海湖边的靠山集是一处百年大集,根据阴历,逢二逢七开集。猪肉、酸梨、黑枣、柴鸡蛋、野山菌……这些器械沾着土壤、带着露珠,散发着热气腾腾的大地气息。

  微风习习,阳光透过同心公社的树影洒在公社大食堂门前。新工人乐团的主唱之一——路亮,张罗了一张小桌子,人人坐下来谈天品茗,畅想未来。

北京网页制作_瞭望丨北京打工人插图4

  记者采访李昌平和新工人乐团成员 由左至右:孙恒、李昌平、许多、丁静 路亮摄

  路亮曾是煤矿工人,在漆黑的井下打拼了十年,亲眼看到与自己一同从学校分配到矿上的同砚在井下罹难。

  2016年,路亮从山东来到北京投奔新工人乐团。路亮说,老家的工友们都很羡慕自己敢走到北京。“临行握手,他们伸出玄色的手。由于常年打风钻,油和煤都渗到掌纹里,洗不出来了。”

  初到北京,皮村让路亮感应疑心,平谷却充满阳光。“国家进一步重视墟落振兴了,我们有时机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儿。”路亮说。

  从皮村到平谷,孙恒以为这两个阶段不能割裂。“人年轻的时刻喜欢去都会,由于有梦想、有诱惑,但年数大了,照样想回归田园、回归生涯。我们不再执着地想让打工人融入都会,希望缔造条件,让人人进得去城,也回得了乡。”孙恒说。

  墟落振兴是篇跨领域的大文章。多年来,曾提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一直住在平谷。“从这里辐射天下,和农民一起建设新农村。”

  “能够把一个破烂的村子搞成一个优美的墟落,把一个贫困村搞成一个致富村,让农民过上比城里人更幸福的日子,让城里人羡慕乡下人,这是多好的事情啊,也可以孕育出一种新的生发生涯方式。”李昌平说。

  李昌平的团队已经在天下几百个村子,把这种“羡慕”酿成现实。以豫南郝堂村为例,这里整体经济年收入近百万元,每年接待游客百万人次,农户一年收入少的十几万,多的上百万。而且郝堂村房前有荷花、房里有文化。这里改水、改厕、建学校、图书馆,原本也不是“让外面人来看的”,而是为了让老国民过上好日子,“被旅游”只是意外收获。《人民日报》刊文赞美“三十年前看小岗,三十年后看郝堂”。

  在李昌平的影响下,新工人乐团也在起劲加入墟落振兴。已往几年间,他们已为十几个村子创作了村歌。让村民介入创作,用当地的方言、特有的文化,讲述村子的故事。

  “村民主创的歌曲更有生命力。”孙恒说,这是村民整体学习、整体建构和整体反思的历程。许多人在这种创作中找到形貌墟落文化、历史的看法和词汇,更深刻地熟悉了自己的村子。

  他们还设计搞一个“艺术家驻村设计”,吸引更多艺术家来到同心公社,为艺术家们提供免费食宿,让艺术家以平谷为主题创作艺术作品,展现风土人情。

  李昌平说,和孙恒他们在一起感受很放松。“这群年轻人活出了价值、尊严、自信,让人感应一种既有疼痛也有坚韧,蕴含着未来和希望的感动。”

【编辑: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