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的建设_瞻仰苍穹、探索未知 见证“中国天眼”的每一眨

  见证“中国天眼”的每一眨

坐落于群山之间的“天眼”。

  与人们熟知的望远镜差异,中国的FAST(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既不架在山顶,也不像“哈勃”那样遨游太空,而是在贵州一片名为大窝凼的喀斯特洼地中驻足。它犹如一只伟大的“天眼”,试图探测遥远、神秘的太空。

  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克度镇大窝凼处于一大片漏斗天坑群中——似乎一个自然的“巨碗”支架,恰好能容纳下“天眼”。从2008年选址奠基,到2011年正式动工;从第一块反射面板安装,到4450块反射面板安装完成;从项目完工启用,到发现300余颗脉冲星;从通过国家验收,到正式对全球科学界开放——我见证了“天眼”从呱呱坠地到成为中流砥柱的全历程,用相机纪录下它的每一次眨眼。

  在“中国天眼”建成前,美国阿雷西博望远镜是天下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但在2020年12月1日,阿雷西博望远镜突然坍塌。就像是交接了担负人类运气的历史使命,“中国天眼”成为全球最大且最迅速的射电望远镜,极大拓展了人类考察宇宙视野的极限。

  在十多年的采访纪录中,我一直没有把“天眼”看成是纯粹的科学装置来拍摄。“天眼”,何等形象的词语,就像躲在群山之中悄悄考察宇宙的一只“观天巨眼”。它似乎是全人类眼睛的延伸,能看到“光年之外”,能洞悉宇宙的“宿世后世”,身在洼地却心系深空。它也可以探索和验证困扰人类已久的宇宙隐秘,好比引力理论、星系演化,甚至物质和生命的起源。

  除了功效,“天眼”这个名字同时也异常形象。在无人机的辅助下,从500米高空俯瞰:“天眼”的馈源舱就像瞳孔,反射面板是眼球,圈梁部门是眼眶,周围的六座支持塔是眼睫毛、群山则是眼睑——当斜阳西下,反射面板映射出金色的余晖,再没有比这样的场景更能形象表达“火眼金睛”的意思了。

  为了让望远镜能“平静”地瞻仰星空,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境内划出了周遭近30公里的电磁波平静区。这就意味着,在“天眼”正常观察时代,所有的电子装备都不能带入其中。这也给我的事情提供了难度,要想拍摄,只能在每年“天眼”的维护调养时代举行。那仅有的几天,对我来说异常名贵。在拍摄窗口期内,我基本保持天天16个小时满负荷事情状态,从早晨到深夜,带着几十斤的装备,走遍“天眼”以及周围的群山。

  我曾多次站在“天眼”旁的观景台上,看着斜阳徐徐落下,月亮或银河徐徐升起。与此同时,“天眼”也是这样平静地看着深邃的宇宙,试图为人类回覆“我从那里来,要往那里去”的最终问题。我也曾在深夜进入“天眼”内部,从馈源舱处向外张望,手电筒光照之处,反射面板的毗邻点熠熠生辉,似乎群星闪灼。

  多年来,我每次拍摄“天眼”都能获得惊喜,同时也能找到之前从未发现的视角。对“天眼”来说,面临的是“看不完”的宇宙;而对我来说,面临的则是“拍不够”的“天眼”。

  不仅是“天眼”自己,在这里事情的科学家和手艺维护职员也是我采访拍摄的重点。每当馈源舱放下,科学家们进入其中举行维护,我都以为他们正在进入只有科幻影戏里才存在的星际旅行器,即将最先跨时空的巧妙旅程。

  而为了对“天眼”的4450块反射面板举行“康健体检”,调试组也确实想到了一个只有科幻作家才敢想的绝妙主意。他们于2017年底最先研制“微重力蜘蛛人”维护方案,试图使用一个直径7.6米的氦气球将作业职员体重削减到反射面板能够遭受的局限,使其能够到达随便一块反射面板执行巡检和维护作业。当第一个“微重力蜘蛛人”进入反射面板的时刻,谁人历程就像是人类登上了一颗从未到达过的行星,战战兢兢地在其外面探索。

  2021年4月1日起,全球科学家可以通过在线方式向国家天文台提交观察申请,并于8月起分配观察时间。在美国阿雷西博望远镜竣事57年天文生涯后,中国将天下最大且最迅速的射电望远镜面向全球科学界开放,把“中国天眼”拓展出的考察宇宙的视野分享给全天下。这也意味着全球科学家将打破领土的限制,在统一片天空下瞻仰苍穹、探索未知,为人类配合的前途与运气而起劲。这是何等令人振奋的新闻啊。

  履历了调试、试运行和正式开放运行后近6000个机时的观察服务积累,现在“中国天眼”运行稳固可靠,迅速率稳居天下射电望远镜之首,可以有用探索的空间局限远远跨越此前最先进的射电望远镜。往后,“中国天眼”也注定将为人类配合的未来肩负起更大的责任。而继续用影像的方式全方位纪录“天眼”,也将是我作为一名摄影师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

  (作者:欧东衢,系新华社贵州分社摄影部主任)

【编辑:王诗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