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seo_青春之歌 耐久回响

  《青春之歌》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形貌革命知识分子发展史的优异长篇小说,出书60余年来,始终回响在几代中国人的青春岁月里。

  1950年,作家杨沫因病休养,抗战时期的影象经常浮现在她的脑海,那些坚贞不屈、英勇殉国的共产党员形象与她的小我私人履历交织在一起,促使她拿起笔来,创作一部带有自传色彩的长篇小说。

  1951年9月,经由一年多的酝酿,杨沫最先动笔写作,小说初名为《千锤百炼》,后改为《烧不尽的野火》,最终在出书时命名为《青春之歌》。经由六七次重写、修改,小说初稿在1955年4月尾所有完成。小说的出书并不顺遂,几经周折,《青春之歌》终于在1958年1月由作家出书社出书。小说出书后很快成为脱销书,短短半年时间就刊行39万册,至1959年6月共印刷13次,刊行121万册。1959年下半年,杨沫凭证各方意见,对小说举行系统修改,并于1960年推出《青春之歌》再版本。

  “作品以‘九一八’到‘一二·九’这一历史时期为靠山,塑造了林道静这一醒悟、发展的革命青年形象,将林道静的人生履历融入中国知识分子救亡图存的远大叙事。”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武新军先容,“林道静、卢嘉川、林红、江华……一个个青年布尔什维克的鲜明形象,成为那时青年的楷模,永远定格在人们心中。”

  1959年头,杨沫将小说改编为影戏文学剧本。为了寻找饰演林道静的最美人选,导演崔嵬在天下提议一场寻找“林道静”的流动。最后,崔嵬起用了湖北歌剧院演员谢芳来饰演林道静。时隔62年再忆过往,85岁的谢芳感伤:“小说出书一年后,就拍成了上下两部影戏,《青春之歌》是一个事业。”

  杨沫曾说:“青春应当是鲜红的,一小我私人只有把他的生命和时代、和祖国、和人民的运气连系在一起,生命才有意义,才灿若星辰,才不虚度年华。”小我私人价值与广漠时代相连,青年要勇担社会和历史赋予的重任,这是《青春之歌》留给我们的启示。

  记者 张珊珊

【编辑:王诗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