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收录工具_通讯:香港唯一手绘瓷器厂的坚守

  中新社香港5月2日电 题:香港唯一手绘瓷器厂的坚守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香港九龙湾工业中央3楼朦胧的楼道里,一位六旬妇女正躬身洗濯沾染了灰尘的瓷器,她死后,“粤东磁厂”的招牌在灯光映射下颇为醒目,半开的一扇门上贴着红色的“福”字,门后则是从地面码放至屋顶的琳琅满目的瓷器。

  始建于1928年的粤东磁厂,曾是香港最大的手绘瓷器厂,而当下,它是香港硕果仅存的手绘瓷器厂。

  “我要先说说历史。广州彩瓷(广彩)是一种出口瓷,已经有300多年历史了。”在被瓷器笼罩的一把藤椅上,粤东磁厂第三代传人曹志雄日前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清朝时广州一口通商,十三行著名遐迩。许多外国人想稀奇订一些有中西连系元素、加彩的瓷器,伶俐的行商就约请景德镇师傅来广州做彩瓷坊。”

  1928年,曹志雄的祖父看到香港商机,就约请广州的瓷器画师来到香港,在九龙城隔坑村道开设香港第一家瓷器厂“锦华隆广彩瓷厂”。“1941年日本人侵占香港,战后再重组工厂更名为‘粤东磁厂’ ,一直到现在,90多年了。”曹志雄说。

  “逐渐我们由广彩生长成香港彩,生长了许多新的图案。1980年之后香港出口商业少了,由于内地改造开放,90%的行家都纷纷回去办厂,我们留在这里,最主要的商业工具是香港的外国人或者一些旅店、餐馆,不再以出口为主了。”曹志雄谈起物转星移的变迁,语气里却是云淡风轻。

  广彩充栋,目不暇接。记者小心地走在逼仄的通道里,瞥见几个画师在涣散的角落里专注地在瓷胎上绘画或填色,而他们,大多头发花白。

  曹志雄告诉记者,广彩最主要的是画师构图,构图以及徒手画线条,最少要有几年的功底,而填色就很容易上手。“以前我爷爷掌舵的时刻,是全手工画出来的线条,由于师傅为了保障自己的生涯,他画出来的线条是自己的专利,别人就不能做获得。”厥后,移印纸等工艺的应用提高了生产效率,但也不再需要此前的画师数目。

  “1987年搬来这里的时刻有30个画师,你现在看到的几个画师都跨越80岁了,有的是退休后以为闷又回来的。若是他们真正退休,我们只能够卖存货,不能再生产了。”曹志雄说着,略显落寞:“我年数也不小了,已经70多岁了,实在应该退休了。”

  采访时代,不时有主顾前来旅行或购货。“以前有许多内地的同胞来旅行,许多人来支持我们的产物。内陆人最先知道原来香港有一间这样的工厂,他们也很珍惜;一些外国人也喜欢买一些香港特色纪念品,以是我们的市场可以保持得了。”曹志雄说:“能够在疫情时期维持生产,工人还可以开工,这已经很忧伤了。若是想再做大,在香港基本不能能,只有回内地才有时机。”

  曹志雄说:“不只是广彩,全香港许多手工艺是后继无人的,许多都式微了。在香港,广彩也被列为非遗项目之一。香港非遗做事处今年6月份将帮我们办一个展览,陈列我们传统的广彩。”近年来香港有一些年轻人对广彩有一定兴趣,曹志雄的夫人也开班教授。“除了我们,香港也有许多教年轻人的兴趣班,他们学是看成一种休闲,画几样器械作为纪念。”

  忧伤的是,曹志雄的女儿逐渐对广彩发生兴趣。“现在很盛行网上销售,女儿一方面帮我们在网上推广生意,推广到海内,她也偶然过来跟师傅学学画功。但一小我私人做的气力也有限,以是我激励她在疫情消除后多回内地跟行家交流一下。未来生长也是要靠海内,人人相互配合,相互互助才行的。”他说。(完)

【编辑:何路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