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哥seo_从丹麦的驱赶灾黎海报提及

  从丹麦的驱赶灾黎海报提及

  【国际考察】 

  “好新闻:你们现在可以回到阳光妖冶的叙利亚了。你们的国家需要你们。”这可不是旅游广告词,而是丹麦极右党派克日在首都哥本哈根陌头贴的针对灾黎的海报,旨在支持政府限制给予部门叙利亚灾黎续签居留证的决议——此举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回响。

  自2019年左派的社民党执政以来,只管在许多问题上与前任政府不尽相同,但在灾黎问题上则顺应民众的排外情绪,泛起守旧化倾向,接纳的灾黎政策甚至比前任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获得了极右党派的坚定支持。丹麦政府几年前就决议作废部门叙利亚灾黎的居留证,理由是叙利亚的一些区域已无战事,“和平区域”的灾黎可以平安地返回故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丹麦政府决议从2021年最先实行“部门灾黎遣返设计”。

  现在,丹麦共收容了3.5万名叙利亚灾黎。从2019年最先,丹麦政府就对900多名叙利亚灾黎的续签居留证申请接纳了加倍严酷的审查,并决议作废其中的百余人继续留在丹麦领土的居留权。此举昭示着丹麦成为欧陆第一个接纳详细措施正式官宣驱逐叙利亚灾黎的国家。鉴于“驱逐期”相近,欧洲媒体和社交平台报道了许多即将被驱逐的叙利亚灾黎的控诉和抗议。据报道,2015年,叙利亚女孩儿阿雅为逃避战火来到丹麦逃亡。她现在在丹麦读大学,学习成就优异,并将在今年6月获得丹麦的大学文凭。面临遣返,阿雅感应前途渺茫。一位叙利亚老人说,叙利亚事态并未平稳,他的两个儿子若是被遣返,很有可能被迫参军。一位丹麦民间灾黎友好组织认真人示意,鉴于丹麦和叙利亚没有外交关系,丹麦政府现在还不会对叙利亚灾黎接纳强制遣返措施,但修建了几座类似牢狱的“遣返中央”关押被剥夺了居留权的叙利亚灾黎。他们无权像正凡人那样在丹麦学习和事情,看不到前途和希望。

  丹麦政府从灾黎危急的第一天就“忠实地”解释晰其灾黎政策:叙利亚灾黎的居留证是暂时的,一旦叙海内形势恢复稳固,就会作废他们的暂且居留证。现在叙利亚海内部门区域的形势已趋于平稳,因此“来自叙利亚恢复和平区域的部门灾黎可以遣返”。

  总部在日内瓦的团结国灾黎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宣布的新闻证实,现在在叙利亚一些区域简直泛起暂时的平稳事态,但不足以解释国际社会可以排除对叙利亚灾黎的珍爱。团结国灾黎署强调,应继续给予叙利亚灾黎应有的国际珍爱,“现在不是遣返叙灾黎的时刻”。欧盟委员会对外行动署日前也揭晓新闻公报指出,叙利亚事态没有获得有用控制。少数已经被遣返回叙利亚的灾黎遇到生涯、住房、医疗、学习等林林总总的难题,有些人还受到生命威胁。一些从事灾黎事务的非政府组织也证实,履历多年的战火,叙利亚许多区域已经被夷为平地,基础设施尚未重修,水和电等基本供应欠缺,去年叙利亚食物价钱飙升了230%。现在遣返灾黎不啻将他们推入火坑。

  2010年,“阿拉伯之春”波及叙利亚,导致叙利亚战乱不停、连续动荡,加上“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疯狂流动,大量灾黎或经济移民从中东、非洲和亚洲等地经地中海及巴尔干半岛进入欧友邦家,数目达百万之众,被称为“二战以来欧洲规模最大的灾黎潮”。在叙利亚危急中,西方国家起劲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推翻巴沙尔政府,对叙利亚灾黎危急难辞其咎。令欧洲人没有想到的是,“阿拉伯之春”引发的“灾黎潮”来得云云之快,云云之凶猛。欧洲国家政府与民间组织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此引发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急。欧盟的灾黎政策饱受诟病,一方面欧盟出于人性主义原则允许灾黎进入,另一方面又没有足够的后勤保障,原本就萎靡不振的欧洲经济也无法给灾黎提供事情时机。

  灾黎大量涌入引起一些国家民间整体和极端党派的强烈抗议,丹麦、瑞典更是发作了反灾黎冲突。灾黎危急也是近年来欧盟峰会老生常谈的议题之一,但欧盟一直没能形成一个统一的灾黎政策,就连讨论“灾黎配额”的峰会也吵成一团。有人指斥欧盟的《申根协议》,以为人口自由流动及内部开放界限政策对欧盟平安组成威胁,导致极端分子自由收支,恐袭事宜增添,欧盟内部极右党派和民粹主义崛起。尤其是2020年以来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袭击,灾黎危急下的欧洲可以说是内忧外祸。灾黎问题成为当下欧盟亟须正视的事情之一。有西方谈论指出,只管丹麦是首个“官宣”驱逐灾黎的国家,但不少欧洲人也有类似的想法,只不外“迫于社会舆论压力而不敢公然表达而已”。

  叙利亚危急连续了10年,战祸绵延,生灵涂炭,人民流离失所,文明事迹被毁,其中问题值得深刻反思。事实证实,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必须维护的国际法准则,政治解决是处置热门区域问题的理性方式,支持各国人民选择相符国情的生长蹊径是基本出路。叙利亚危急解释,单边制裁和外部军事过问往往造成更大灾难。国际社会应当统筹政治、平安、经济、人性等领域,牢牢掌握政治解决的准确偏向,支持叙利亚人民自主决议国家未来。解决叙利亚危急不仅是全体叙利亚人民的殷切期待,也相符区域国家和国际社会的配合利益。

  (本报布鲁塞尔5月2日电 本报驻布鲁塞尔记者 刘军)

【编辑:王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