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关键词优化_“鸡娃”的背后:家长在教育中应该经受怎样的角色?

  “鸡娃”的背后

  文/赵晴

  学习动力到底从何而来?家长在家庭教育中应该经受怎样的角色?这是许多学者和教育者不停探讨研究的课题之一。

  约莫在30年前,人类学家约翰·德马托(John D’amato)就提出,孩子之以是起劲学习是由于他们看到学习带来的两种价值。

  第一种价值在于它是到达其他目的的一种手段:只有好勤学习才气让怙恃喜悦,上个好大学,找个好事情,有个高收入,才气实现人生中一连串正向连锁反映。德马托称之为学习的外在价值,或者叫学习的结构性意义。第二种价值来自学习的历程自己。在不停学习精进的历程中,收获成就感、自我价值和随之而来的幸福感——这些对于孩子塑造自我身份意义重大。德马托以为这是学习的内在价值,或者叫学习的情景性动力。

  大量研究告诉我们,被内在动力驱动的行为,质量更好、可延续性更强。然而现实中许多家长的精神都花在引发孩子的外部动力上了,我们不厌其烦地强调自己对于孩子人生的期望,顺便描绘出欠好勤学习的幽暗人生图景;我们执行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赏罚明晰;我们尽可能地帮孩子放置种种课外流动,至少做到以数目取胜。

  这些做法简直行之有用(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然而也会带来不容忽视的副作用。孩子可能会因此发生过大的心理压力和焦虑;而家长的赏罚方式也只能随着不停升级迭代,由于它们的边际效应会逐步递减。

  更主要的是,过分依赖外部动力会消减孩子的内在动力。

  玛德琳·莱文博士 (Madeline Levine)是一名有近30年履历的青少年心理咨询师。她发现,近年来,泛起心理问题的青少年比例逐渐增高,而这些孩子往往来自经济条件优越、怙恃受教育水平高的家庭。这些孩子到了青春期,耐久缺乏真实表达自己的心理需求,缺乏小我私人兴趣的养成,这使他们茫然,导致种种心理问题发作。

  莱文博士以为,成年人不能取代孩子设立目的、选定兴趣、计划职业,甚至谋划婚姻。真的快乐,是一小我私人真的认可自己,领会自己的热情所在,信托自己有能力去实现,并亲自去实践。这一系列动作的主语必须是“自己”,这就是自主权。

  在“鸡娃”文化盛行的今天,剧场效应已经成为常态。要求家长活在真空中,做到100%心里笃定淡然并不现实。这种情形下,我们更需要不停提醒自己,我们养育孩子的大目的事实是什么。

  亲子关系对于引发孩子的学习动力来说格外主要。只有跟孩子确立相互信托,充满平安感的毗邻,孩子才更愿意听取我们的意见。现在孩子对生涯的控制感普遍在下降。他们学校之外的时间被课后作业和家长预先放置的各项流动占得密不透风,而自由玩耍的时间越来越少。不如放权给孩子,哪怕他们会搞砸几回——学会肩负结果也是很主要的生长履历。

  不要把孩子的学习显示跟赏罚亲热挂钩,这会让孩子以为你在乎的仅仅是他的成就,而不是他这小我私人。要让奖励发自于爱和赞赏,而非隶属条件。

  捉住时机和孩子讨论他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而不是要考第几名,上哪个大学,找什么事情。这种讨论不需要正襟危坐,它可以是看了一本书、一个影戏之后的有感而发。只有多领会孩子的心里,成年人才会有时机去指导和培植孩子内在的动力。

  (作者系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教育学博士、K12教学系统研发者)

  《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第1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苑菁菁】